导读:
  高瓴资本48亿参与四家公司定增 增量入局加深合作
  濒临面值退市之际 *ST金洲终止重组
  经营现金流连负5年 叶家近11亿出让奇信股份控股权新余国资接盘
  美国GNC陷经营危机 哈药股份账面损失11.65亿
  筹划两年多 太钢不锈终止重组 标的资产卖身再败

  高瓴资本48亿参与四家公司定增 增量入局加深合作
  自2月份再融资新规正式落地以来,高瓴资本在A股的投资按下加速键,多次出现在上市公司的定增对象名单之中。

据记者注意到,仅在再融资新规落地后,高瓴资本作为战投方相继参与到凯莱英、凯利泰和国瓷材料三家公司的定增中,合计将斥资33.5亿元。

  同时,上周广联达完成去年推出的非公开发行,合计募资27亿元,其中高瓴资本认购15亿元。包括此在内,今年以来高瓴资本参与上市公司定增的出资规模将达到48.5亿元。

  与单纯的进行财务投资有所不同,随着再融资新规对于战投方身份的认定作出更为严格的规定,上市公司与战投方在合作上的深度和广度将进一步得到延伸。高瓴除了可以以上市公司市价八折左右的价格认购股份之外,还将以多种不同的方式为上市公司带来丰富的资源。

  其中,高瓴将在三年的合作期限内为凯莱英带来累计不低于8亿元的订单。而在与国瓷材料的合作中,高瓴还将促成战略合作伙伴松柏投资与国瓷材料的合作,松柏或其关联方对爱尔创的投资且投资金额不低于2亿元。

  年内参与四家公司定增
  日前,国瓷材料披露定增预案。公司拟向包括实控人张曦和高瓴懿成在内的两名特定投资非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7256.9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5亿元,分别用于三大项目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

  在此次定增中,高瓴懿成将认购不超过3120.46万股,认购金额不超过6.45亿元,占定增总额的43%。

  高瓴懿成则是高瓴资本近期新设立的投资主体。天眼查等公开资料显示,高瓴懿成普通合伙人和执行事务合伙人为高瓴煦远。二者背后的高瓴资本,则是亚洲最大投资机构之一,代表投资企业包括腾讯、京东、携程等,目前也是格力电器、爱尔眼科、海螺水泥等A股公司的重要股东。

据记者注意到,今年2月份,再融资新规在经历为期三个月的征求意见后正式落地。新规出台仅两天,高瓴资本就以再融资新规后首家引入的战略投资者身份,参与到上市公司凯莱英的定增之中。

  根据凯莱英的定增方案,公司拟以123.56元/股的价格向高瓴资本非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870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3.11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上个月,又有一家"凯"字头上市公司凯利泰宣布,公司将推出不超过5850万股的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不超过10.96亿元,其中高瓴资本认购2100万股,出资将近4亿元。

据记者粗略计算,仅在再融资新规出台后,高瓴资本作为战略投资者将参与三家公司的定增,出资总额合计超过33.5亿元。

  同样在上周,另一家上市公司广联达披露2019年度定增最终发行情况暨上市公告书,公司合计向三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5348.65万股,募集资金总额近27亿元。其中,高瓴资本出资15亿元,获配2971.47万股。包括此次定增在内,年内高瓴资本参与A股定增的资金规模就达到了48.5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再融资新规的出台,对于上市公司发行定价机制、锁价安排等方面制度都有了很大程度的优化。特别是将原"九折"发行调整为不低于市价"八折"发行,为企业更好引入投资者提供便利。同时,为了加强再融资新规的可执行性,监管部门更是继续出台一系列规定,对于战投方的身份认定提出硬性要求,支持企业高质量完成战投的引入。

  而在宣布引入高瓴作为战投参与定增后,凯莱英、凯利泰、国瓷材料等三家公司在二级市场上热度高涨。其中,国瓷材料在披露定增方案当日股价一度逼近涨停,6月19日报收30.6元/股,月内涨幅超过三成。凯莱英在发布定增方案次日收获涨停板,目前股价达到228.71亿元,高出定增价格的85%。

  将与国瓷材料在牙科领域展开合作
  与隶属于医药医疗行业的凯莱英和凯利泰有所不同,高瓴资本为何会相中一家新材料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国瓷材料2012年在创业板上市。彼时,公司主营业务为高纯纳米钛酸钡基础粉、MLCC配方粉等电子陶瓷材料的生产和销售。2018年5月,公司以8.1亿元完成对深圳爱尔创剩余75%股权的收购,实现对爱尔创的全资控股。

  由于爱尔创主营义齿用氧化锆瓷块、数字口腔、光通信陶瓷等业务,国瓷材料在生物医疗材料板块的布局进一步加深。

  在爱尔创并表后,生物医疗材料板块已经成为国瓷材料十分重要的业务板块。其中,2019年国瓷材料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和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1.53亿元、5.01亿元、4.71亿元。当期爱尔创实现净利润和扣非后净利润1.09亿元、1.05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达到121.27%、117.18%。

  此次交易中,在生物医药、医疗服务等有着丰富投资经验和雄厚资源的高瓴,则将联合医疗健康消费领域的独家战略合作伙伴--松柏投资与国瓷材料在牙科领域展开紧密合作。

  国瓷材料指出,高瓴及其战略合作伙伴与被投企业在医疗服务、生物医药、先进制造、新能源汽车和消费电器等领域有广泛的布局,与国瓷材料在氧化锆义齿、数字口腔以及电子材料等业务领域有较高的协同效应。

  在合作内容上,高瓴将在近期促成松柏或其关联方对爱尔创的投资且投资金额不低于2亿元。除松柏之外,高瓴将推动所投的多家牙科医院与国瓷材料在下游服务领域进行充分对接和资源协同,发挥协同效应。同时,高瓴管理并运营的五家研究性医疗机构都将在生物医药材料领域助力国瓷材料在全产业链的协同。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不仅局限于财务投资,在与凯莱英的合作中,高瓴通过推动被投企业、以及其他行业内的资源网络相关制药公司与凯莱英建立合作关系,并承诺在未来三年内为凯莱英带来累计不低于8亿元的订单。(长江商报)
 

  濒临面值退市之际 *ST金洲终止重组
  *ST金洲(000587)的流动性危机并未好转,旗下子公司也因欠债未还被申请破产,公司酝酿一年之久的重组也就此终止。截至目前,公司股价已连续11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

  
  重组标的被申请破产清算
  2019年5月,*ST金洲与深圳市兰瑞沙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公司拟以现金或资产置换的方式向深圳市兰瑞沙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或其指定第三方,转让东莞市金叶珠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金叶") 100%股权及目标股权所对应的所有股东权利和权益。

  为了推进这次重组事项,过去一年,*ST金洲与多方积极磋商、论证交易方案,稳步推进相关重组工作。然而,这次重组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2020年6月18日,*ST金洲收到深圳嘉乐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嘉乐")告知,深圳嘉乐已于6月16日向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东莞金叶进行破产清算并通过破产清算程序清偿东莞金叶对深圳嘉乐负有的债务。

  据悉,深圳嘉乐与东莞金叶于2020年2月3日签订《还款协议》,协议约定东莞金叶应于2020年2月18日前向深圳嘉乐退还预收账款共计1107.30万元。然而,东莞金叶因经营不善,陷入财务危机,至2020年6月16日仍未向深圳嘉乐退还该笔款项。深圳嘉乐于6月16日向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全资子公司东莞金叶进行破产清算。

  *ST金洲称,因重组标的"东莞金叶"现已被申请破产清算,无法进一步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公司决定终止东莞金叶资产重组事项。如果东莞金叶破产清算申请被法院受理,东莞金叶将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公司本年度业绩可能受到影响。

  又临面值退市压力
  *ST金洲前身是金叶珠宝,公司于2015年4月宣布,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中融资产、盟科投资、盛运环保、重庆拓洋合计持有的丰汇租赁90%股权。2016年4月,金叶珠宝更名为金洲慈航,主营业务变为黄金加工及融资租赁两个领域。

  但是,金洲慈航自身运营却出了问题。2019年5月16日,金洲慈航宣布,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其应于2019年5月15日之前支付"17金洲01"的本息合计1.4亿元未能如期兑付,公司债券发生实质性违约。后经协商,"17金洲01"公司债兑付日延期。

  然而,"17金洲01"公司债的本金和和利息,至今未能兑付。4月3日晚间公告显示,金洲慈航应于4月5日之前兑付"17金洲01"的本金及利息。目前公司流动资金紧张,不能如期兑付"17金洲01"本金和利息,"17金洲01"已处于实质性违约状态。

  与此同时,*ST金洲的亏损也是进一步扩大。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净利润亏损62亿元;2018年公司亏损28亿元。2020年一季度,公司亏损3.15亿元。

  二级市场显示,伴随公司巨额亏损和流动性危机,*ST金洲股价也一路下跌。5月25日最低时曾一度跌至0.67元/股。不过,同日公司宣布拟不超5亿元收购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

  随后,*ST金洲的股价又于6月4日回涨至1元。但是,公司股价这个关键价位上,也仅仅停留了一天又继续跌破面值。截至目前,已经连续11个交易日跌破面值。为此,公司也发布了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二次风险提示性公告。

  (证券时报网)
 

  经营现金流连负5年 叶家近11亿出让奇信股份控股权新余国资接盘
  27.8亿应收账款高悬。

  
  6月21日晚间,奇信股份(002781.SZ)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智大控股、实际控制人叶家豪及其关联人叶洪孝、叶秀冬为更高效支持公司建筑装饰设计与施工主营业务及装饰物联网、健康人居、新材料、高新技术/产品、建筑信息化等新兴业务发展,加快产业和资本的融合,实现公司新一轮增长,拟让渡公司控制权,为公司引入具备产业协同能力和资金实力的控股股东。

  据了解,智大控股及其关联人叶秀冬与新余投控于6月20日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拟按照16.21元/股价格,合计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6747.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99%。据此,本次交易的股份转让款总额为10.94亿元,较奇信股份当前14.14元/股的股价溢价14.64%。

  同时,智大控股后续拟与新余投控签署《表决权放弃协议》,将不可撤销、不可变更地放弃其未转让的剩余公司股份3174.9万股(占总股本的14.11%)对应的表决权。

  新余投控为新余市唯一一家政府投融资平台,发展定位为新余市重大项目的投资建设平台、经济运行的支撑平台和资产的运营平台,主要负责新余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棚户区改造、城(镇)区域开发、水利水电、旅游开发等项目的融资、投资、建设任务。

  奇信股份表示,公司引入国有资本控股,将进一步优化公司股权结构,有利于提升公司融资能力、降低融资成本。

  奇信股份成立于1995年,于2015年12月上市。公司主要从事建筑装饰工程的设计与施工业务,公司承建的装饰工程涉及市政、酒店、学校、医院、商场、高级写字楼、花园别墅等。

  公司2019年以及2020年一季度营收和净利下滑较为明显。2019年,奇信股份实现营收40.14亿元,同比下降19.7%;实现净利润8614.22万元,同比下降48.89%。2020年一季度,公司营收为3.24亿元,同比下降61.96%;归母净利润亏损2878.52万元,同比由盈转亏。

  从分业务情况来看,除了销售业务在2019年同比大幅增长,装饰、设计以及其他业务的营收都有所下降,尤其是占总营收96%的装饰业务,在2019年收入下降了超过两成。分产品情况来看,装饰业务中,奇信股份主要以公共装修为主,公共装修的收入在2019年同比减少了31.88%。

  从资产构成情况来看,截止到2020年一季度,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为27.81亿元,短期借款金额13.84亿元,货币资金为4.34亿元。

  公司的应收账款长期以来居高不下,主要是由其所处行业特点决定。奇信股份在年报中称,公司承接项目主要为国家、省、市重点工程,应收账款大部分集中在政府、事业单位、国企,具有较强的经营实力,拥有良好的信用,加之中央要求各级政府、国企清欠民营企业工程款,公司应收账款发生坏账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未来我国宏观经济形势持续低迷,公司客户所处行业或主要客户的生产经营状况、财务状况出现恶化,将给公司带来现金流紧张、应收账款无法及时收回的风险。

  应收账款高企也导致了经营性现金流情况的恶化。2014年-2018年,奇信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持续为负,分别为-1.17亿元、-1.43亿元、-5.23亿元、-1.33亿元、-2.49亿元。2019年有所好转,但2020年一季度再次为负。

  去年10月时,奇信股份董事长叶洪孝曾表示,在维持信用紧缩、资金面趋紧的预期下,公司将回款上升作为发展过程中的第一要务。公司2019年年报中表示,一方面加大应收账款的催收力度,完善应收账款管理机制,将回款指标纳入绩效考核,配套奖惩机制,确保回款目标达成;另一方面持续对客户结构进行调整,提高优质客户占比,确保应收账款风险得到有效控制。

  在此情况下,奇信股份多次通过募资来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公司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临时补充流动资金1亿元。

  此外,奇信股份控股股东智大控股、实控人叶家豪及其配偶叶秀冬所持公司股份均高比例质押。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智大控股持股比例为39.3%,质押比例为75%;叶家豪持有9.31%公司股份,其中84%股份已质押;叶秀冬持股比例4.8%,质押率为100%。